查理芒格访谈:投资界顶端需要的金钱意识和道德标准

采访的精华如下:

查理芒格谈投资

1.    在投资界的顶端,你需要一种能够自动理解投资和金钱的意识。巴菲特称之为金钱意识。而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发现的是,人们拥有它或者没有它,但无法创造或后天教授给某人。我们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一个秘密就是我们试图将权力交给拥有这一意识的人。

2.    伯克希尔的回报肯定会下滑,这毫无悬念且无法避免,但我并不担心,因为这在预期之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伯克希尔还会靠自身的动力增长规模。

3.    我不喜欢那些反对资本主义的人,因为从我个人经验和阅读所知道的世界,权力总是集中的,而不平等的现代私有化的资本主义创造了富人阶层。产生富裕阶层的不平等社会越发达,才有越多资源可以投入到社会福利网承担医疗和教育。

4.    企业的兴衰也尊崇自然法则,而并不源自于自身弱点或竞争。旧的变得浮夸和虚弱,外部环境瞬息万变,以及这两股力量的结合让很多百年企业倒下。

5.    如果你问我投资成功的原因,我只能说我尽量做到理性。理性的人应该知道事物是如何运作的,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不可行的,以及为什么。巴菲特和我都认为做到尽可能的理性是我们的道德责任。许多在某些方面表现出色的人很有可能在其他方面做出完全愚蠢的决定。我们都在收集世界上的愚蠢,尽量避免它们。

6.    良好的道德和良好的道德声誉是无价之宝,而且它又是如此简单。正确的生活方式是双赢的。巴菲特和我真正拥有的宝藏是,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商业伙伴有着长达一生的高道德标准的关系。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而我们不可能自己成就这一切。

7.    人一生中可以逆袭的机会的是不多的。一旦你遇到了,你必须积极地抓住它们。如果把伯克希尔过去60年内完成30项最大的交易剔除,伯克希尔剩下的利润就不多了。我们不会穷,但我们也不会富裕。

8.    好市多COSTO有可持续的护城河来对抗来自像亚马逊这样公司的竞争。如果让我推荐未来十年或二十年除了伯克希尔之外的一家公司,在美国会是好市多。在美国以外的话,就购买中国最强大的公司。

问:您对您在全球的粉丝俱乐部有什么看法?

答:这是个奇怪的世界,喜欢我的大多数是中国和印度的书呆子。他们对自我提升有非常大的热情。有一些希望找到致富的捷径,但大多数都是希望提升自己。有很多优秀工程系毕业背景的成为了投资人。但我并不认为一个用计算机从大量数据中寻找关联并以此交易的人是一个投资人。如果关联成功了就继续,如果不成功就停,这其实只能算是一个交易员。但这些关联性很特别,越多人发现某个关联并用其交易,那这一关联能成功获得回报的可能性就越低。

问:如果您刚开始当投资人,您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答:本杰明格雷厄姆的原始方法,就是去寻找回报大于成本的情况。所有优秀的投资都是如此。你只是在不同的地方寻找它,就像渔民可以在一个地方或另一个地方捕鱼一样。但他总是在寻找高于成本的价值。这就是投资里永远不会过时的最基本原则。

有些人关注盈利一直在上升的股票,有些看消费品,有些看破产公司,有些看不良债务。这就是投资。当然,其中一个技巧就是知道要在哪里捕鱼。西雅图喜马拉雅资本的李录作为一名投资者,使用格雷厄姆的培训来寻找更深层次的价值,获得了巨大成功。但如果他在中国和韩国之外的任何地方投资,他的成就就不会那么好。他在正确的地方捕到了鱼。那里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公司,价格非常便宜。

问:经纪人和银行家应该如何获得报酬?

答:销售人员有很好的激励体系。另一方面,如果靠佣金给一个家庭提供支持,销售人员会做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而经纪公司需要这么大的合规部门的原因是,如果没有他们,需要佣金生活,维持身份,支付账单等的销售人员可能会采取无底线的销售手段。

在富国银行发生的事情是另一个例子。他们的激励体系太强了,太多人会屈服。富国银行的错误是,当发生问题时,他们只是解雇那些行动的人,他们在没有改变激励制度的情况下解雇了数千人。这是一个疯狂但愚蠢的官僚体系。我本来希望卸任的首席执行官蒂姆斯隆留下来。在这个体系的运作方式下,他对银行的这些部门根本没有管理权力。他没有做出任何决定。而这些决定都不是邪恶的,它们只是愚蠢的。它们只是没有意识到依靠业绩指标的激励措施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人们行为不端。当而销售人员就是做了富国银行做的事情,他们有一个合规部门,所以富国银行认为自己有合规问题。但他们从未想过像他们自己的激励制度可能是一个错误。他们现在正在解除所有这些激励制度,这是他们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上一页 123456 下一页
  • 阅读  
  • 隐藏边栏
    A+
发布日期:2019-08-23  所属分类:交易哲学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