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蜡烛图技术和西方技术有什么区别

日本蜡烛图技术一书,好就好在强调东、西两个方面的结合。这中间的优点是不言而喻的;血缘关系远!东方的技术分析与西方的技术分析虽然有殊途同归之处,但是如果追究各自的理论背景,则很有区别。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蜡烛图信号与西方技术分析信号不谋而合,则比起两种西方信号的相互验证更有说服力。在运用西方技术分析的时候,一种常见的错误就是“近亲结婚”。

有的朋友把几种本是同根生的技术信号堆砌在一起,比如说 RSI、随机指数、MACD 摆动指数等,作为一种相互验证的有力证据。再比如说,在一定的条件下,趋势线的突破信号与市场对移动平均线的突破信号几乎是一回事,究其实质,移动平均线不过是一种较为特别的趋势线而已。 

在西方技术分析工具中,有许多信号只是从不同的侧面,或多或少地表达了相同的内容。如果蜡烛图信号与 RSI 信号相互验证,那么,完全是另外一种局面了。为了把问题说得更清楚,我们需要引入“信息量”的概念。分析市场、得出交易信号,就像提炼黄金的过程。我们尽可以采取各种不同的手段来提纯黄金。

但是,千万不可以被花样百出的方法所误导——不论施用什么样的高妙绝招,含金量只有这些,这是金砂矿先天地决定了的一个客观极限;无论多么先进的技术,都只是意味着您真正提取到手的金量更加接近于这一极限,却绝对不可能无中生有,超越极限。

“信息量”的概念就对应着包含在价格数据中的“含金量”,第一,任何市场资料所自信息量均有极限;第二,任何技术分析手段所提取的信息量只可能少于信息量的极限,绝不可能多于信息量的极限;第三,对于相同的市场资料,虽然可能采取不同的技术分析手段,但是所得信息量均限于上述极限之内,因此,它们的结果有可能是相互重叠的。于是,即使多种手段并用,所得的信息量不一定成正比地增加,预测市场的准确性不一定能够提高。 

译序图 3 是动力指数与趋势线的对照。动力指数反映市场运动的速度,而趋势线的斜率也能反映市场运动的速度,因此,它们的信号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重叠的。

image.png

译序图 3 这是上海股市综合指数的日蜡烛线图,时间从 1996 年底到 1997 年 9 月底。其中下半图的动力指数刷形图。L1、L2 和 L3 是上图的三根支撑线,它们的斜率代表了市场下降的速度。在下降趋势中,市场最主要的特征就是不断地创造价格新低,因此,连接其低点而成的这类趋势线具有表征下降趋势力度的重要意义;反过来,上升趋势最主要的特征就是不断地创造价格新高。因此,连接其高点而成的趋势线也有表征上升趋势力度的重要意义。同摆动指数相比,这类趋势线更能准确、及时地反映市场运动的速度变化。从信息量上说,它们几乎覆盖了摆动指数,在“血缘”上,摆动指数几乎是它们的直接后代、如图所示,从 L1 到 L3,斜率由下倾变上倾,在动力指数图上,反映在 L4 的上倾上。 但是,趋势线的做法和选择,需要分析者的主观经验和注意力,需要选择、判断得当而摆动指数几乎是自动化的。因此,

后者也有可取之处。为了说明两者的关系,我们打个比方:摆动指数如同汽车仪表盘上的速度计,它单单显示速度,不表达方向、路况等;图示的趋势线如同司机的感觉,有速度、有方向、有路面,甚至有路旁的景物,但是都不定量。由此,可以体味所谓信息量的问题、“血缘”关系的问题。顺便说一句,我觉得,在市场研究中,能够定量的、定量化以后效果更好的因素迄今并不多见。 

关键问题就在于我们用来相互验证的技术信号之间,信息量重叠的程度如何,也就是“血缘关系的远近”如何。大致说来,这主要取决于技术手段分析市场的理论基础的异同、出发点的异同、所考察的市场侧面的异同。据我个人的经验,蜡烛图技术、传统的西方技术分析(包括一般的计算机信号)、江恩理论、周期理论、艾略特波浪理论大体可以看作目前技术分析体系内几个鼎足而立的部分,它们起源于不同的理论源头,观察市场的角度也大不相同,所以,它们各自得出的信息量必然较少重叠,它们的验证信号增加了信息量的总额,使我们更接近信息量极限。另一方面,这也说明,哪个单独的手段也不能够提取充分的信息量,因此,在预测市场的七巧板游戏中,不同形状的板块和谐地拼合起来的数目越多,我们把握市场动向的胜算越大。 

上一页 12 下一页
  • 阅读  
  • 隐藏边栏
    A+
发布日期:2020-08-02  所属分类:蜡烛图简介  来源:股票技术